您的位置:

首页> 都市激情> 误把新娘当小姐

误把新娘当小姐 - [db:分页标题]

  天乌蒙蒙的飘着细雨,却下不大,却又不停,真让人心烦,正好赶上我出差,是我的心情更加烦躁。  我叫李楠,大学刚毕业,找了份不太理想的工作,薪水也不太高,却要常常出差,半晚,搞好工作,托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公司安排的酒店,一进酒店门,发现这酒店今天很热闹,酒店服务员解释道,酒店今天有人在这举办婚礼,我也没心思管这些事,就让服务员带我去房间,508号房我的房间,由于很累,进房间休息一会,就冲凉,之后下去胡乱吃点晚饭就上来休息了。  (后面这点是我后来才知道的)在这结婚的夫妻,定的房是509,正好在我的隔壁,他们这场婚礼非常热闹,夫妻两人都是大学生,婚礼来了许多同学,晚上喝酒到大半夜,没到晚上11点半,新朗就喝醉了,被同学们送入了房间,其实新娘也喝得不少,老公醉了,就待老公和朋友们喝了结束酒然后就算了,同学们把新娘送到5楼,就告辞各自回家。  也许是天意,新娘醉醺醺的往房间进,却开了我的门,无巧不巧的是,我大意,睡觉时没锁门。新娘进了我的房间,我这时还在熟睡,新娘就把鞋甩了,看都没看就钻进了我的被窝,抱着我也睡了。  到深夜,我感觉被人抱,醒来,发现身边一个女子,吓了我一跳,我睡觉床头微光灯是开着的,待我看到一个穿着婚纱的女子在抱着我睡觉,隐约看着长的还不错,顿时一阵邪火涌上心头,心道:「妈的,这次公司安排的还行,还有这一套,就是他妈的提前不说下,吓了老子一跳,不过这小姐还挺有趣,穿着婚纱服务,真他妈的有才。」啪,自己打了自己一下,想那么多干嘛,办正事呀。  我开始脱新娘的婚纱,新娘应该以为是她老公,哼了一声,就开始迎合我,没费什么事,我就把婚纱退下来了,这时新娘就只剩下内衣了,透过微光,看到这小姐的身体挺好的,前凸后翘,腰细臀圆,皮肤洁白,我老二顿时硬了起来,我开始去亲吻她,不料差点让我吐了出来,妈的好大的酒味,心里狠狠想着,妈的出来卖还喝那么多酒干嘛。  只好放弃亲吻,开始往下去进攻那个圆圆的玉乳,双手在哪玉乳上轻柔,新娘嘴里传来一声轻哼,揉了一会感觉奶罩很碍事,就也把奶罩解了下来,两个雪白的玉兔顿时跳了我来,我把玉兔满满的握住,没有了胸罩碍事,揉起来的感觉十分舒服,我不断揉搓,并用掌心轻磨着乳头,这时可以清晰的听到新娘睡梦中的喘息声,又玩了一会感觉无趣,便向那两条雪白大腿之间寻去。  只见那小巧浑圆的线条,由于睡姿紧绷的白色三角裤,胀卜卜的私处,在白色丝布的紧裹下,更显得诱惑动人,顿时让我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,用手指去轻触过去那神秘之处,只觉得肥肥的、嫩嫩的、热热的、湿湿的。 手指头在丝布外按柔了一会儿之后,撩开她私处丝布,右手食指中指便直接侵入三角裤内,按住肉蕾轻轻揉动。 不一会儿阵阵的淫水汨汨流出,弄得白色三角裤就快变成了透明,我只好把她湿透的内裤退去,那肥沃的大阴唇,与露出一小部份的粉红色小阴唇,阴蒂部份突出了小小一点,活色生香全部展现在眼前,真想爬上去舔舔,尝下这美味,可一想到这是出来做的小姐,还是算了。  又玩弄了一会,感觉自己有点浴火焚身,就三下五去二的把自己脱个精光,用手握住我那硬的不能再硬的老二,来到穴口上下的摩擦着,这时新娘的喘息声更重,我不断的摩擦着,等龟头完全被她淫水打湿后,就不做停留了,开始缓缓出入,结果刚进个龟头,就很难插入,我只好用力一点一点的往里插,费了好大功夫才插入,而此时鸡巴被夹的很紧,我心里纳闷,出来卖的小姐,为何小穴这么紧,这会也没空想,就开始抽插了,那新娘嘴里也变成哼哼的声音了,开始还好,那小穴紧紧的,插着很爽,可是久了,她还是一动不动的,我就郁闷了,插了半小时还是没有射的欲望。 心想,努力抽插射应该会射,就用上满身劲开始抽插,这时可能由于我的大力弄痛她,也可能是她酒精过了,她睁开了眼睛,她看了我一眼,突然大叫一声。  我一个哆嗦,下了一跳,骂道,「妈的你叫什么?」  看起来她很惊慌,吞吞吐吐说的:「你,你是谁,为,为什么,在我房间。」  「这是我的房间,你管我是谁。」我由于被吓,感觉鸡巴就有点软了,没好气的的回到。  「我,我朋友那,我怎么会在这?」她迷糊问道。  「什么朋友,莫名其妙,你出来卖,管他在哪呢!」我叫道。 她一愣,没反应过来,叫道:「什么出来卖?」然后他她才意识到,我们两个这时在干吗,又一声大叫,「你,你对我做……」做却是说不出话来,急着往后退。  我办事才到一半,哪能让她退去,紧紧地抱着她。嘴里叫道:「钱我公司都给你了,你还不服务好。

  她也慌了,这时应反应过来了,却哭泣出来,叫道:「我不是小姐,不是,我……我,老公呢?我……我……今天结婚……」 我见她又哭又叫,赶紧捂上她的嘴,还好这酒店房间隔音很好。我听到她叫什么,朋友,老公,结婚我隐隐约约想到什么,我望向她,她也含着泪水望着我。我下意识放开捂着她的手。 一番交谈,我明白了,面前这个美女是今天在这酒店结婚的新娘,顿时我的鸡巴无比的硬起来了,由于我一直抱着他,鸡巴虽说有点软了,但还是在她小穴里,这时一硬,她也感觉到了,顿时也有点慌,就想后退,我那能让他跑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开始又一番的抽插,她开始有点反抗,接着感觉无望,就慢慢的顺从了,应该突然有个陌生人操她的缘故,这次他淫水也特别多,不一会我就感觉她大量的淫水往外涌出,应该是高潮了,而我我心里念着,自己无意操了一个新娘,心中感到无比的窃喜,不一会也就射了。 完事后,她就要去穿衣服,我见到叫道,「你干嘛!」 她幽怨的说道:「我要回去。」我说不行,她不理我还在穿衣服,我说道,「你进我房间,和我做爱,不怕我说出去么。」  她顿时,停止穿衣了,转脸愤恨的望着我,眼神想杀人,我不理会他,接着说道:「刚才你喝酒熟睡,我很不爽,我也不是找事的人,我们再来一次,我爽了保证不会说出去。」  她没说话,却是一直摇头,我见不行又劝说道:「你和我做一次也是做,两次也是做,况且你也不是处女。」 其实我心里也郁闷,这结婚的新娘不是处的,要不老子不就更爽了。我见他不说话接着说道:「谁知道你以前和几个男的做过,再说你多和我做一次,也没什么损失,还封了我的口。」  她这时是被我说动了,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「我以前和我老公做过。」 这个我信,看她小穴那么紧,应该是的。我有点兴奋,说道:「你去冲下凉吧,主要是刷刷牙。」然后没看他,翻身把灯开了,她一惊慌就进了浴室,不一会就传来水声了。  一顿饭的时间,那新娘光着身子出来了,这次有灯光,我可以清晰的打量起来她,只见她额头圆润,月眉儿细细弯弯,长长的睫毛,细致光滑的脸颊,香唇上挺下厚,上唇缘曲线优美,弯成一付短弓,翘起的前端还微微结出颗小珠,下唇圆而丰润,像还带着露珠的樱桃,这时上下唇虽然闭紧,还是在最中间发生一处小小的凹陷,那整齐洁白的门牙轻咬着下唇,贝壳一样的嵌在鲜红的果肉上。我看得痴迷,抱起她到床上亲吻起来。  我缓慢的啜动她的嘴,每个地方都细心的舔之再三,她这时呼吸紊乱起来,舌头急急的全部伸出,我也不客气的出力吸着,舌头紧密的磨擦,我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神秘的甜意。便伸手摸向他的丰满的双乳,我嘴顺着下巴而下,来到乳头上舔着,她的乳头乳晕颜色都淡,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和乳房的差异,被我吸过后,才有一些些红润起来,我手口并用,将她的胸部蹂躏个够。  她半闭着眼睛,迎合着我,我一边吃着她的奶,手已经在她的腿间摸索着,她的大腿细细的,没有什么肉,尽管如此,终究还是敏感的地方,她摇动着臀部表达她的感受。她的毛儿粗短,看样子是一亩贫脊的田地,不过这亩田地现在却水份充足,准备好了可以耕种。  我不轻不重的在她穴儿口勾勒,她一直「唔……」个不停,我将她用力一抱起,让她背对着自己,跨着跪坐到他身上,手在她阴户上又再不停掏扣,她的身上发抖,腰杆紧张,不免就翘起屁股,我爱怜的来回摸着,我拿出早就死硬的鸡巴,又用龟头去磨她阴唇。  这时我让她屁股黏在自己的胯间,按着她的臀侧往下压,让鸡巴逐渐被穴儿吞下。她小嘴张开「啊……」一声,这时我也全根插入,我捧起她的臀部,一上一下的摇动起来,她身体很轻,我抛套起来非常省力,所以插得又深又快,她也舒服得回肠荡气,发出急切的喘声。  不一会,红红的阴唇因为我的抽插而频频翻动,带出来一股股的浪水,这次她反应真好,没多久我就发现我的手可以不必出力,完全是她自己在摇着屁股挺动。  她陶醉的上下骑个不停,越奔越快,忽然一屁股坐到底,浑身发抖好像在哭泣,我连忙也将鸡巴上挺,原她来高潮了。  我还没尽兴,马上又动手将她捧着套起来,我挺动这鸡巴,用力的操她的小穴。  才没多久,她又泄了第二次,同时失去体力,软豁得像鳝鱼一样,让我没法再干。只好把他翻到床上,鸡巴重新插进小穴,更快速的操起来。 我插得又深又密,不断的顶在她子宫口,引起膣肉连带的收缩,夹得我舒服透了,不免我更卖力的抽插,让她不停的喷出浪水,浸湿了床单。  看到这么多水,我将鸡巴动得更加飞快,她也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叫个不停,穴儿连缩,又来一次高潮。 看来这回她真的不行了,一直说她投降,我看到她被我征服的表情,终于连连悸动,忍不住,射出精来,一股脑道全射进她身体里了。 之后,她收拾好,就悄然离开了,我也没阻拦,因为我这时也很累,看看表快淩晨五点了,就睡去了。 第二天中午起来,看到隔壁已经退房,心道,应该昨晚她老公喝得太多,也没发现新婚妻子已经被我上了,不过,唉,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