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 都市激情> 小蕙妈

小蕙妈 - [db:分页标题]

近年来越来越喜爱熟女了,不过以前都是和40多岁的中年妇人交往,可能由于现在环境好,那些太太们保养得又好,现在的女人50岁都不觉老,而且到这年纪的女人大都巳收经,反而可以玩得更放些,相熟的就算不带套内射也没有后顾之忧,一试之后,就更加钟情年纪大的熟女,虽则小弟才30岁,不过现在手头上的炮友都是介乎40-55岁的大妈级的了。去年就上过一个56岁的祖母级超熟女「小蕙妈」!我觉得一来是自己出于好奇心,所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才上马,另外是可能那位「大妈」也想尝尝年青力壮的滋味吧,试过后想不到双方都有不少惊喜。这不,「小蕙妈」知道最能引起我性趣的是性感内衣裤的穿着,闲时逛街还特意买了不少款式的t-back(小丁字裤)来穿着,去年放圣诞假在家期间,"小蕙妈"还特意在我那儿住了整个礼拜才走,期间我们就呆在屋里日夜欢好放纵,身壮体强的我可说是旦旦而泄,每次均在年过半百的"小蕙妈"的身上尽情纵驰,数十次的强劲性事虽也令她乐不可支,但毕竟年岁已大,那些天下来也足够她累的了,后来才对我说她的双腿太累以致筋腱劳损,回家后休息了好几天才能正常行走。认识「小蕙妈」差不多是去年(2008)10月的事了,算是朋友介绍的吧,她有多年上门按摩⓫骨的经验,据说以前服务对像全是做女宾的,这几年才间中接些中老年的男客人,但大都也是熟客或朋友介绍她才接的。我是中秋节去沙滩玩排球时闪了腰,看了好几次跌打都没完全康复,后来有一次和公司餐厅的老板娘张太太闲聊开,她是搬货物时扭伤,看了跌打后好了一段时间又旧痛复发,是她表姨介绍「小蕙妈」给她的,说都是上门帮她按摩,每周一两次按了个多月就好了。出去看跌打是那种帮你搽药酒,然后按10分钟就收两佰多元的,而「小蕙妈」则便宜一大半,而且每次都按足45分钟,我前后都有按了四、五次就没什么事了。第一次我是按照那位张太太给的电话找到「小蕙妈」的,电话里的声音是那种很成熟的妇人声线,然后跟她说是张太介绍,她满口应承了于是讲了地址约好时间。到见面才知道她的年纪比我想像中还要大些,每次「小蕙妈」都穿着很休闲的t恤长裙或运动装来的,按了两次就和我很熟绺了,45分钟都是边按边谈天的,不然也极闷。熟了聊的话题也就多了,她喜欢说些家常琐碎,原来她的大女儿比我还要大两岁,早已嫁为人母了,小女儿则早些年去了国外读书,现在留在彼邦工作。她说虽然就只这两个女儿,以前她也挨了不少苦,因为十多年前丈夫过身时她们还未成年,那时为了养家糊口才出来做按摩兼职,而现在则是做久了变成兴趣,有时待在家里没开工还闷呢。因为两个女儿每月给的生活费足够她使用了,所以就算开工也只是做相熟介绍有预约时间的,每天做三数个人而已,客路都是些有旧伤痛的客人,而且是三四十岁的妇人居多,最近只有三个男客人,她说我是三个中最年轻的。我问她那别的男仕多大年纪了?她说都有五、六十岁了吧,而且她说做女客人是按摩全身的,男仕不方便就只是按局部的。而且她上门服务都是在客人家中做,也就较少接些男仕的job了,熟人介绍才做的。其时我在家中是躺在自己床上按的,因我是一个人住的,头两次上来「小蕙妈」还有些不太惯,后来和她熟了,而且按腰部多数都要比较用力按,又不能开大冷气,她自己也很热,后来她按摩时就把t恤换成运动背心型的bra-top,这样按起来,譬如用手肘顶呀什么,这些动作可以大些了。那天也不列外,她来之前就叫我预备好,其实也没什么好预备的,调较小一点冷气,和在床上铺两条厚些的大毛巾就行了。我就脱下外裤和恤衫,只穿短裤光着上身爬上床俯着,她就把带来的背包放在一边,拿出按摩油、去痛药膏之类的放好,接着把中袖外套脱了,里面穿件白色的背心。「蕙姨,今天怎么穿背心了?」我侧头望着她就随口问。她用手拉着背心,调整下背心和胸围的肩带答着:「嗯,早几天逛街买的,这件怎么样,会不会太透了些。」我这才发现她虽然穿着背心里面还有胸围,胸前的两点却很凸出,真的很明显可见。我不置可否,也不知她是说背心透还是胸围透,也不好说很明显,就答道:「在屋里穿不要紧了,这件白色很清新很好看呀,而且做事也方便的」。接着就开始按了,照样边按边聊,聊了一会….「小蕙妈」说:「早阵子帮那两个男人按摩,一个也是腰伤的做了6次就没事了。另一个年纪大些,有60岁了,他按了几次后加钟叫我帮他按"前列线",我说平常不做的所以收费要贵些,后来加多1个钟钱帮他按了。」我问她按「前列线」的过程是怎样的?她说那是年纪大的男人才需要的,是为了提升身体的「性」功能。我说:「是吗?那年青的按了会不会更劲了?!」这时已按了半小时,「小蕙妈」笑道:「这我就不清楚,其实按前列线我没学过多少,因为很少用嘛!一年就那么一个半个的,而且都是年纪大的才需要按这些部位。」我说:「那痛吗?还是、还是舒服?」。"小蕙妈"正按着,就拍下我的屁股:「光说你又不清楚,不如今天剩下的时间我帮你按一下吧」。我接连说好,那我是穿着短裤俯在床上的,她就把我的短裤往下拉,我问:「要脱掉吗?」她笑着点点头:「要按大腿根部和穴位的,你忍着点」。然后开始由下往上按,在我胯下的大腿根,再往内侧按,这时我仅穿着条内裤,是那种男仕的t-back,只包着前面的重要部位的。她按着按着,把扣着屁股部分的布拉高,右手把涂着bb油的手掌伸入档位,然后轻轻掏住睾丸,她的手掌暖暖的好舒服,揉着揉着手指就往肛门和睾丸间的部位探入,然后揉着中间的穴位神经线,真的好爽,没几下我就知道自己已勃起得很硬很硬了。"小蕙妈"推了推我还:「好了!转过身来。」

我有点尴尬,慢慢侧过身子,她已双手把我的腰扶正,继续正常按大腿根部和内侧。这时我的前面拱起得很明显,我望望她好像没什么异样的眼神,就任由她按着。「小蕙妈」按着按着,仍把右手伸入裤档内,用手掌掏住睾丸捧着轻揉着,这下是在前面,我感觉到她的手掌已碰到我的肉棒了,顿时我的阴茎在勃硬的情况下动了几下。「嗯,你很正常呀!这么快就行了!」小蕙妈笑着说,「就是这样按的,瞧!是不是很快就舒服?!」小蕙妈说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。我答道:「是!…不错,很爽很特别,一下子就来劲了,只是我现在火气上升…」"小蕙妈“用毛巾抹抹手,看样子似乎已按完了。我道:「蕙姨,你、你这样就按完了吗?那、那我鳖着很难受的,还以为你会帮我!」「呵呵呵….是,我只是示范下嘛,做"前列线"按摩是先令到性方面有反应就成了,要不我再用手帮你弄几下出了火吧。」她正说着,我已忍不住高涨的性欲坐起身,拉住她的手臂:「蕙姨,你…你坐上来吧!」我说着把手按在她胀鼓鼓的胸脯上。「嗯?….这怎么成?我、我的年纪可以当你妈了。」她低声说着,却任由我拉上床头半挨着躺下。我伸手掀高她的裙子,「不错,我就喜欢你这把年纪的。」「等下、等一下嘛…..」"小蕙妈"叫着然后爬在我身上,她的里面仅穿着条半透的喱士三角裤,下体档部透出一大片黑黑的茂盛森林。她上来坐在我腿上,顿时变得好主动,拉下我的裤头一把就将我的阴茎掏住,握着套弄起来。「喔….乖乖不得了,你的寳贝好强壮唷!」她有些气喘着,接着调转过身子,把屁股翘过来向着我的头部压下。我顿时只感到一股热流从下体袭来,阴茎一下子已被吸入一个暖湿的洞中,好不舒服!她那条灵活的舌头在龟头上吸吮着,舌尖不住在尿道口挑逗地磨着、舐着….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。"小蕙妈"把手伸下拉了拉内裤的裤头,我登时会意,一把剥下她的喱士内裤,她把肥白的屁股往我脸上凑着,「宝贝,来!你也帮我舐舐吧….」她浪笑着。她的阴部往我脸上靠,那地方的阴毛长得好多好浓密,我摸索着用手指拨弄开杂乱的丛毛,哇!好黑的阴户,皱折的大阴唇长长地外翻出,两片黑油油的肉唇厚厚的,我把嘴凑近亲吻她的阴唇口,想不到倒没什么骚臭味,耻毛还很香呢!接着就放下心来,伸出舌头帮她舐弄着,小蕙妈顿时大声哼了出来,我想不到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女人还这么骚、啍出的声音还这么淫荡。她不但出动出击,而且奶大下体淫水多,就说那对硕乳也足有40多寸,舐到肉紧处她双腿直发抖,大腿夹着我的头部叫到"呀呀…"声,是那种老女人低沉的声线。而我的肉棒也在她口中含精待发了,我半喘着松了口气:「蕙姨,别吮了…」。她坐起转过身来,嘴角湿湿的很淫浪,然后低下头张开腿往我腰部坐下来,她的右手持住我的肉棒…缓缓地坐下,我仰望着自己下体,怒张的龟头正契入她的黑黑的穴口,然后蕙姨轻挺着腰肢,"噗"的阴茎一下子没入她阴户,她整个坐下来就深没入顶了,两人毛茸茸的下体巳契合在一处。我扶着蕙姨光滑的肩膀坐起身,她这才把背心连胸围一齐脱下,那两团肥白的大奶好不硕大,正松垂地半吊在胸前,乳晕也极大圈,奶头有点皱皱的黑黑的,我侧头啜住奶头吮起来。蕙姨笑着捧托起奶子:「嗯!吃吧、吃吧…」我吸吮着、啜得她奶头也翘硬起来,然后她开始动了,这种坐着交合玩坐莲很壮观,我坐着双手拥搂着"蕙姨"的屁股,她倾着上身坐动着,两团乳肉不住前后晃荡着。「蕙姨…蕙姨!你好会弄,我、我怕忍不了….」我拍着她的屁股"啪啪…"作响。她喘着粗气停下来:「作死呀,我、我操得正爽呢!」我用力勃挺了几下阴茎,她也感觉到了,用力坐了几下叫着:「操吧,要死了我…亚文,宝贝,别叫蕙姨了,叫我妈妈好吗?你、你再用力挺几下吧,我..我…就快到了!」。我听了愈加感到兴奋,另一手用力搓揉她松软的大奶,应着:"好、好啊!妈、妈妈…..我操、我要操到妳高潮了…."小蕙妈满意地呵着:「太好了!太好了…是、是我要高潮了,好孩子、好宝贝…加把劲干死我了…啊啊!!…啊啊!!…噢、噢!啊啊…..嗯嗯」。我终于要爆发了,右手把她的乳肉捏得紧紧的,顿时一股暖流在下身涌出,在性器的结合处直泄入小蕙妈的体内,她也浑身发抖,性爱的高潮令她的面部好像也扭曲了,双手捧住我的面颤声说:「噢!噢!!…..宝贝,来!来了….」我已到了爆发点,望着她微张的嘴一下子吮啜住,「给我….baby!给我….」小蕙妈呻吟着,她眼角的皱纹也肉紧得扭成好几道,半眯着眼。我把舌伸入她口腔,她疯狂地吮住我的舌头,口内低沉地『嗯嗯…』地吟吼着。我捧住她的脸把嘴抽离开,「妈咪,来!睁眼望着我」。「望你干嘛呀?」小蕙妈淫浪地笑着把眼睁开,我们四目交投,我的射精正在持续着,怒胀的阴茎正套入她阴道内发抖地跳跃着,11、12、13…「射了、射了!快..快来!」小蕙妈低语着,还不住呻吟着刺激我,「太棒了….啊啊!我感觉到你在跳跃,噢!好多下唷….射了好多,太美妙了!」那晚她没有走,后来我们玩了好几种花势,整晚我足足泄了四次,次日醒来还硬邦邦的,小蕙妈拥着我赞叹说"年轻眞好!"于是又来了一次。事后我问她是不是太久没有性事了,她说也不是没有,其实有个同居多年的男伴,只是年纪大了些不能成事,我问多大年纪?她说比她大11年(67岁)了,其实街坊都当他们是一对老夫妻了,老伴雄风不再,好多时整月都不能成事,她平时只能用辅助性器材帮手。之后个多月里小蕙妈每星期都会找我欢渡一宿,直到圣诞前她说老伴也想见见我,我说就带他来认识下也好。他们一来住了四天,其间小蕙妈说老伴想旁观可能有助他提升性趣,第一次就让他在一旁看了。他们夫妻俩躺在床上调情,小蕙妈也很关心他,不停用手挑逗她老公的阴茎,我就伏在小蕙妈胯下帮她舐(口交),她被我舐得受不了,下体都流出分泌物了,她老公见到也很兴奋,开始半举着。我不想优先进入,就让她先和老公做,她老公也想挽回面子,就提枪上马,不料半硬的勉强进入后才几下又软了,而且她老公举起时才4寸(不到10cm),这时我也雄纠纠地怒胀着足有7寸长(16cm),而且套弄开包皮后龟头粗粗地胀得发紫,有冬茹头般大,便一把提起小蕙妈的腿扛上肩,再来狠狠地一轮快攻抽送。想忍住气的小蕙妈也禁不住淫声大作,高吭叫床…..我抽了数百下再抱起她玩坐莲,最后以狗交式骑着她作结束。在小蕙妈母狗般趴着高潮声中我退了出来,把她翻过身仰躺着,她仍在抽搐着回味刚才的抽送,我伏躺下半趴着她身上,咬住她发情的翘硬奶头,一旁她的老公也趴在她左边咬着另一只奶头,小蕙妈抚着我的头道:「哎,你还没射?」因为我涨硬的肉棒正贴着她的大腿。这时她一手一根分别握住我们的肉棒挫弄起来….她老公先忍不住蹲到她头上,小蕙妈顺口含入口中吮着,她伸手示意我在下面射,这时她老公已抖着泄了,我也不客气压上去又来数十下猛抽插,终于也泄了